西方为何这时炒作中国低估死亡人数?中国外交官发文


除了组织送货服务外,扎哈拉妇女协会还照顾那些不能自己做饭的老人(把食物放在他们家门口),并为他们安排基本的维修服务。小镇还为两辆车配备了音乐和灯光,“这样孩子们就可以到阳台上玩耍,”加尔万说。

加尔万承认,这些措施的效果可能在20%到80%之间,但他说,这都是为了消除疑虑。“我们设法给我们的居民带来安宁,让他们知道‘未知’的人不可能进来。”

↑扎哈拉镇长加尔万。图据CNN

数百个像扎哈拉这样的西班牙小镇的经济命脉是由家族企业和自主经营企业支撑。因此,扎哈拉议会动用了应急基金,支付西班牙紧急状态期间当地企业的电费、水费和税费,以保障扎哈拉19家依赖旅游业的酒吧和餐馆不会倒闭。

其中一位志愿者是当地农民安东尼奥·阿蒂恩扎(Antonio Atienza),他的拖拉机负责在镇上的街道上喷洒农药。

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数据,西班牙已经有超过10万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超过1万人死亡。但有1400位居民的扎哈拉却没有一例确诊病例。

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第1例,女,24岁,中国籍。该患者自美国纽约乘坐航班(CA982),于3月23日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转送至河北工业大学(双口)颐贤商务酒店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隔离期间无发热等症状;4月6日咽拭子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经市专家组确诊为我市首例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现已转往海河医院进行隔离观察,有关流行病学调查正在进行中。

消毒街道、广场 启动应急基金支持当地企业

韩国51名新冠肺炎患者康复后检测呈阳性(图源:韩联社)

当地一家企业还雇佣两名妇女为居民配送食品和药物,以减少外出上街的人数,特别是那些最容易感染病毒的人。这两名妇女每天工作约11个小时,订单数量还在增长。